当前位置:主 页 > 友情故事 >

情路上三个人的天空

时间:2014-07-12 作者:未知2 点击:次

  每个晚上,客厅里的电视都会播着热闹的连续剧。爸妈坐在沙发上一如既往,一个快睡着了,一个看得津津有味。我曾无数次的想过,这也许就是婚姻生活的真相。也许还应该学算得上是幸福的婚姻。 

  那个晚上,我躲在房间看小说,不期然与书中的主人公产生共鸣。一样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孩子,不另类,不出色,就连容貌也是平平淡淡的美,但也有着自己的梦想,因为平凡,婚姻就成了唯一值得向往值得费心费力的事了。一所很大的房子,雪白的蕾丝花边的落地窗帘被风吹了起来。身穿白色衣裙的漂亮主妇忙来忙去。然后,楼下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,是成功的西装革履的丈夫,手里拿着礼物……忽然间,门铃响了起来。然后,是爸妈让客的声音,然后,是叫我出去。来的是桑娜的妈妈,我们家几十年的老邻居,廖阿姨。廖阿姨糖尿病三个加号,平时很难再出来串串门儿了。她看到我就开始抹起眼泪来了,说看到我,就像看到她们家桑娜,桑娜比我大五岁,五年前嫁到了大阪。丈夫虽然离过婚但是是日本有名大公司的职员。桑娜结婚的时候我还在处地读书。不过听我妈讲,也是很风光的,五星级酒店办的宴席,丈夫看起来也仪表堂堂。虽说,老人家对嫁给日本人,还是离过婚的总有一些微词。可是,对于桑娜来讲,她大概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实现对婚姻的愿望。那时候,廖阿姨身体还好,有事没事拿了桑娜在大阪家里的照片过来看。照片里的桑娜穿着裁剪合体的家居服,站在别墅门前碧绿的草地上,脸上的笑容像阳光一样的灿烂。

  我初初以为,廖阿姨的眼泪只是缘于对女儿的思念。没想到廖阿姨拉着我的手泣不成声的说:“想来找你帮忙的呀,不好意思开口。桑娜出事了,现在住在精神病院里。我家的情况你也知道,我又是这样的身体。想请你帮我去把桑娜接回来,出国的手续,大阪方面会给办好的。”平时我到是个挺自信的人,从小到大让我一个人去做什么也极少犹豫过。但是,让我孤身一人到异国他乡去接一个病人,而且还是精神病人,我开始底气不足。可是,桑娜的事,总不能不管吧,小时候我爹妈忙都把我寄在她家里,我是跟在她屁股后面进出的小尾巴呀。

  我灵机一动,想起了江宁,桑娜出国以前的男朋友。我有种直觉,无论当初桑娜是怎样伤害了他,桑娜的事他依然不会坐视不理。

  于是找到了江宁的电话,他现在帮一个台湾人做软件开发,也算是半个老板了。我在电话里讲:“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,我是桑娜的邻居,以前,总给你们当电灯泡的那个?”江宁在电话里哈哈大笑。我一脑门儿的汗,暗自庆幸自己有眼光。我们就约在了他们公司楼下的上岛咖啡。我在电话里问:“太太会介意吗?”江宁说:“还是孤家寡人呢!”

  印象中,江宁长得很像那个吴奇隆,但不知道这几年变成什么样,但一进咖啡厅看见了他,我便为桑娜开始不值起来,这么好的男生,她竟然就舍得丢了?

  他也一眼就认出了我,我们两个人很快就没了拘束感。我给他讲桑娜的事,他低着头搅着半杯蓝山,我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,我觉得这种时候他要抽一支烟会看起来更酷。

  “桑娜,会愿意见到我吗?”“她妈妈说,她可能不认人了。”我说。我们一下子陷入了沉默。我开始有点后悔,我只想到自己要怎样少费点力气就能把桑娜弄回来,才叫上江宁。可是那样爱面子的桑娜怎么会愿意让他看见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呢?或者说,其实在潜意识里,我一直是站在江宁这一边的,对他是充满同情的?我对自己这一个想法吓了一大跳。江宁说,他的手续自己会办好,去的时候通知他一声。

  去出入境管理处的时候,我在办理大厅远远的看到他,我想,自己到底做对了还是错了呢?不过,有江宁在,我安心多了。而且,很快我就知道,跟一个可支配生活的人在一起实在是一件挺快乐的事,一切的事都有江宁来打理,我轻松的像一次外出旅行。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